我们愿为您解决

一个群体的2019:要命的不止“4+7”

来源:温州东瓯医院更新时间: 2019-11-13

人已阅读此文,人已咨询了在线医生,现在预约,当天即可就诊,无需排队,免挂号费...【了解详情】

  在“2019中国医药产业新年展望会”上,一位来自江西的医药代表带着焦虑的心情,在会场中等待着提问的机会。终于当天会议的最后环节中,他提出了自己面临的困境和担忧。

  “我是一线销售人员,从江西过来特意参加这个会议。无论是外企,还是本土仿制药企业,‘4+7’之后医药代表会不会面临失业?各位老总对于一线人员有什么建议可以让我们接下来走得更好,我们需要坚定什么?放弃什么?”

  彼时,他得到了数位药企大佬的回答。其中,南京正大天晴执行副总经理张震乾说:“这种困惑肯定不是一个人的困惑,而是代表一个群体。几年中只做这一个产品,其他什么都不管不顾,还没有清醒过来,那就是找死或者等死。所以一切在于你自己的内心。适应变化、顺应变化、变中求进,内心要静下来。”

  他叫小非(化名),是一位跨国药企的医药代表。新年展望会结束后,他便从北京匆匆乘车赶回江西。不久之后,焦虑的他便从此前供职的跨国药企辞职了。他说,当时由于外界的环境因素,感觉很迷茫。虽然一直在想跳槽的事情,但是入行多年的他发现,除了医药代表,好像也没有别的可以选择。再加上新婚不久又初为人父,他需要一份稳定的足以支撑起房贷、车贷和养家重担的收入。考虑再三之后,还是选择了去一家本土企业做医药代表。

  “这行做了两三年,其实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资源,但是离开这行,也不知道干什么。”小非无奈地说到。如果不做药代能做什么?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小非一个人的迷茫。

  目前,“4+7”城市带量采购自上而下已全面进入采购、使用环节。由此带来的是仿制药企业的洗牌和跨国药企的行业调整期。

  参与招标的药品中标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达96%。巨大的降幅,无论对于跨国药企还是国内仿制药企业都带来巨大变革。经过近几年一轮又一轮的洗牌,销售属性逐渐减弱的医药代表已经开始纷纷转型。离开,还是坚守?成为每一个在时代洪流冲击下医药代表的新思考。

  01

  “离开这行,也不知道能干什么”

  “干够了!”

  这是采访时,大壮(化名)说的第一句话。翻开他的微信朋友圈,除了代理的产品广告,就是分组可见的吐槽。

  在成为医药代表之前,大壮做过楼盘销售,也自己开过店,两年前,在一个亲戚的介绍和鼓励下,他去了一家全球排名TOP5的跨国药企,开始了“卖药”生涯。刚开始的时候,他觉得,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在外企工作,说起来有面子,收入也不错。但是在跨国药企做了两年后,他辞职了。

  巧合的是,来自东北的大壮和来自江西的小非,两个相隔三千公里的人同时选择了同一家本土药企作为跳槽的目的地。相比小非的严肃和谨慎,东北人大大咧咧的性格在大壮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钱多是多,但那是人过的日子吗?”提起为什么从那家全球TOP5的制药巨头辞职,大壮起初并没有不舍或者可惜,“每天都在焦虑,公司实行的末位淘汰制把人快逼疯了。”

  他见过共事多年的前辈因为业绩垫底被辞退,也见过为了拿到处方天天在医院蹲点的同事。“拿的钱是多啊,一个月七八万,但是过的什么生活啊。医生上班他上班,医生值大夜他也跟着值大夜,一点儿自己的生活都没有,挣那么多钱有啥用。”大壮描述自己的生活,“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思来想去,“本土企业的压力可能没那么大”成为他选择跳槽的理由。

  “天天要做PPT,做报告,有时候你得跟一整个科室的人去讲PPT。和外企的管理制度很不一样,琐事更多。有点儿怀念在外企的日子了”。自嘲“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大壮发现在本土企业的日子并非想象的那么美好,但是,他有着跟小非同样的无奈,“除了做这个,也不知道干什么。”

  02

  “被”离职”

  1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作出部署,选择“4+7”城市开展试点工作,这意味着国家集采试点将进入落地执行阶段。

  随着厦门市医保局发布“本次‘4+7’城市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中选药品于3月15日挂网执行;3月18日,中选和同品种非中选药品实行差别化医保支付标准”的通知,“4+7”带量采购11个试点城市带量采购执行细则全部落地。

猜您还想关注